团一桑

老朋友永远不会迟到(/^-^(^ ^*)/

【文/ABO】重生之祈盼 IXB

前世结局 

“伤员现在情况不稳定,需要马上进行手术把弹片从脑中取出”

“omega指标在下滑,beta腺体维持不了多久”

“起搏器准备……”

……

“黑岩!”ibrs猛地从病床上坐起,微微喘气,额头的薄汗聚成汗滴顺着脸颊滑下来。

她刚刚又看到了黑岩只身一人走进火焰随后爆炸的场景。

“醒了?”坐在病床旁的察德说。

ibrs转头看见察德二话不说捏着她的肩膀,焦急地说“黑岩呢?!她怎么样了?!你们有没有把她救回来?!”

察德沉默,一时间认不出这是不是ibrs,毕竟她在军队从来都是沉着冷静,而现在的ibrs、紫色的眼瞳中带有长期作战无法休息的未退尽的血丝,头发乱糟糟的,右手上的输液针也被她扯掉了。

“你说话啊!!”ibrs看着察德一言不发更加急切。

“我们的确把黑岩上将救回来了,但是还在进行抢救”察德把实情说了出来。

“抢救?她在哪个抢救室?我要去找她!!!”ibrs放开察德,掀开被子下床要去找黑岩。

“啪!”

一个耳光终止了病房里的声音。

“希望这一巴掌能让你理智”察德说完起身离开病房。

许久,ibrs跪在地板上,失声痛哭。

一个月后,ibrs康复,如愿见到了黑岩。

她穿着防护服通过透明玻璃隔离窗看到了躺在监护室病床上的黑岩,里面的护士在为她记录每日的身体指标数据,待护士完成工作后,她推门而入走进监护室。

“滴…滴…滴…”(“呼……”)医疗器械发出工作的声音。

ibrs端了张凳子坐在旁边,把黑岩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里,感受到被药水注射而冰冷的皮肤。

[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所以请你给我个机会…]

[好不好?]

[岩……]

她闭目将额头轻置黑岩的手背,虔诚的“说”。

上天仿佛是听到了ibrs的请求,黑岩在几天后苏醒了过来。

可醒来的黑岩对过往的记忆是碎片化,能说出来的事就像是几块碎布随意拼合,前言不搭后语,时而情绪失控。

医生说,人工的omega腺体没有天生的与身体的百分百契合率,只能做到这么多。尽管如此,ibrs还是在不停的寻找着更好的治愈方法。

几年后,在国家军队首领一职无人接手的情况下,国王决定由BGS将军代职。人们曾在短时间内疑惑,当时优秀的Alpha将领为何突然间销声匿迹?有人说回乡养伤;有人说隐匿到别的国家做卧底……没人知道真正的答案。

———————————END——————————————

后续

*以女仆为视角

我是一位平凡的女佣,被介绍到一个家庭里工作,她家里也有别的仆人,我的工作主要是当当家人繁忙时照顾她的爱人,其余时间就是做和其他仆人一样的工作。

偌大的房子除了当家人和她的爱人就是一名年迈的管家和其他的仆人。当家人和她的爱人似乎曾经当过军人,因为我在照顾她的爱人时偶尔听到她的爱人说“上将、首领”,她的爱人有时候也会突然问我“xx首领的伤势如何”,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自我来到这工作起,几年过去了,当家人似乎在找来自各地的医生为她的爱人医治。

当家人为她的爱人在房子的二楼装修了一个玻璃房,里面摆放着花草和椅子,每天当家人都会带她的爱人来这坐一会儿。

今天当家人要接见她的朋友,所以我要在玻璃房内照顾她的爱人,时间差不多再回到房间。

现在天气变凉,可太阳却很温暖。我看着她的爱人睡着了,为了不让她着凉,于是我返回房间拿薄毯。可还没当我走近玻璃房门时,就看到斜倒的椅子和地板上的用来盖在她的爱人腿上的毛巾毯。我一下子慌了神,立马朝着楼梯的方向跑去,当家人此时应该在客厅面见客人。

最后我看到当家人和她的爱人在楼梯站着时松了一口气,心里自我安慰还好没事。

当家人站在较矮的台阶抱着站在高一阶台阶的爱人,我和那名客人见证了当家人和她的爱人充满幸福的亲吻。

*以察德为视角

好不容易联系上了ibrs,我还是去看看她过的怎么样了,还有黑岩上将。

真是搞不懂为什么她要在那么难找的地方盖房,飞行器的导航都定位不了,让我在半空游荡半个多小时才看到她家房子从树林中露出的一角。

把飞行器停好后,我没有见到ibrs,只看到一位年迈的老者站在大门外,从服饰穿着看大概是她家的管家。

跟随管家,我来到了客厅坐下,但我仍然没看到ibrs。

“当家人在照顾夫人,请您稍等”

管家将一杯咖啡放到我前方的茶几,为我解释ibrs还未出现的原因。

“好,谢谢”出于礼貌,我回应了他。

管家微微低头致意后,离开了客厅。

“你来的挺快”ibrs从左边的楼梯(左右分式楼梯)走了下来。

“当然”,我不假思索地接了她的话。

我和ibrs聊了一些:闲话是她家的装修布置,正经点的是军队的变化。不过军队的事她不怎么上心,在我看来她的“包袱”甩的过于轻松,当时可是让国王和基地有些措手不及。

“黑岩上将好些了吗?”我试探性的问。

“与以前相比有点好转”ibrs停顿了一会儿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后悔问她了。

“该怎么做我自有打算”ibrs说。

“好”

为了避免尴尬,我岔开话题,继续神经大条的说着其他。

“?”我充满疑惑地看着ibrs突然站起,走上她下来的左侧楼梯。

她的脚步似乎是在确认什么,逐渐变慢。

我也跟着站了起来。

我看到黑岩上将从楼梯尽头连接房间的过道扶着墙走了出来,ibrs加快脚步上楼,扶住了下了大概一两个台阶的上将。

后来,她家的女仆也跑了出来,似乎是看到上将没事,用手放在胸口松了口气。

两人额头抵着额头

我觉得,今天是ibrs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

———————————END—————————————

感谢阅读

【文/ABO】重生之祈盼 IXB

33.回折

         STR和黑岩回到部队集合点时填充好弹药又紧忙赶去大部队进攻地点。听救援士兵的汇报,大部队已经和R国联合着正在击退E国的主力军队,已经有了一些效果,但要取得成功还需要一些时间。

       “报告,增援小队晚了一步,BGS将军没有找到,但是在悬崖边找到了她遗留的血迹”

       “知道了”,“你们分别取不同的小队下达指令,改变进攻方式,采取分散合击,把E国的军队逼离R国的边境,然后再进行攻击,记住,动作要快。”STR说道。救援的士兵听到命令后,应了声“是”就立马消失了身影。“你,刚才已经听到了,既然参加了这种实战,你应该管好你自己的部队再说”STR冷漠道,“到了前方的部队赶紧去带领你的小队,这次别再有差错”。

      “是”黑岩应道。当听到救援队队长回复的消息,她知道自己在行动上因为一时的情绪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导致了作战的失误。

        远方传来炮弹轰炸的声音,看来E国没有用消音弹,而只是用平时的老式炮弹,看着火焰溅起的方向,黑岩和STR很快赶到了大部队在的地点,按照STR说的一样,各个小分队已经分散开来,一点点的把E国的军队往远离R国的方向打退。黑岩找到了自己的分队,立马加入了战斗。因为有了STR的明确指挥,军队的战斗力以及调动的速度和效率提升了不少。DM也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庆幸黑岩她们很快赶了回来,不然自己也快束手无策没办法维持场面,说到底让她一个间谍来当军队的指挥官还是有一定的难度,她心里自嘲道。不过,既然她们回来了,自己就可以去做她想做的事。

       “上将,上将”特德(DM)找到了黑岩,但黑岩在忙于让自己的部队去配合主部队的行动,没有注意到特德(DM)。于是,在特德(DM)大喊了了一声后,黑岩回过神来,注意到有人在叫她。

      “抱歉,特德(DM)中尉,我没有听到你在叫我”黑岩致歉道。

      “没关系,上将,因为部队的进攻方向和我的小队所在地有所偏差,但现在联系不上,我问过STR将军,您这有联系通讯,所以我想让您帮我联系一下。”

       “好,你去找我部下一个名叫凯的士兵,他会帮你联系”

       “是”特德(DM)按照黑岩所说的找到了那名士兵,正如黑岩所说的,那个士兵的确是主部队在黑岩这边安排的一个联系的地点,她想或许这里的通讯信号会好一点,不然自己的计划就会玩儿完。

前方.....

      “STR将军,敌人有撤退迹象,请指示”一个侦察士兵来报。

      “和R国的军队取得联系,准备撤离,我方进行最后的攻击。”STR放下手中的武器,拿出通讯仪戴上无线耳机,看着空中侦察机返回回来的敌我移动方向图,当R国的位置移动到R国境内时,“投弹”STR一声令下,在不远方E国军队上空的飞行器投放下一枚枚长约80cm的炮弹,这是前久基地刚刚研制出来了消音榴弹,和普通的消音弹一样,没有声音,唯一特别的是可以操控炮弹的行驶方向,危害极大。在接下来的几秒钟内,没有声音,只有巨大的火光,稍微靠近爆炸源,火光会灼伤双眼。

        在第三天夜幕降临之时,一切战斗都结束了,只有炮弹的硝烟味还弥漫在战场的周围。为了避免有意外的发生,STR让一支部队在原地清理,顺便收取战利品。R国的总指挥发来了感谢的电报,除了感谢的话之外,R国赠送了一些军用的战备,虽然在质量和先进程度上比不上自己的国家,STR仍然收下了,毕竟是人家R国的一番好意,不能辜负,顺便也完成了国王交待的任务。没有了战争的进行,R国的边境显得格外的平静,加之是几个国家中最早迎来冬季的地域,可能带给人的是更加凄冷的感觉。

      “报告,BGS将军没有找到”当基地总指挥那边知道BGS失援后就立马发消息过来,让STR命一个小队去搜寻BGS,但仍然没有找到。BGS在基地里的军衔虽然没有ibrs的高,但是BGS在实战中的经验在基地里是没有人能和她一较高下,所以,少了这样的人才,基地里才会有所重视。

      “先离开这里返回基地吧,BGS的事我会向首领说明”STR说道。

————————————TBC—————————————

ps:人物的设定可能走上ooc的道路不复返了,各位看官就当茶余饭后无聊随意看看,望海涵QAQ

【文/ABO】至爱

阅读指南:[  ]这个括号内是人物之间的暗地说的话并没有说出来,emmm就好比对暗号(?)之类的。

—————————————————————————————

   17     

         艾琳娜当看到莎莉斯特的第一眼起,她一直在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她和'她'真的很像,但两人之间又有着很大的差别,她说不出,她也记不清。她记得起她是何时进入军队的,然后当上首领:

         她记事起在一个孤儿院长大,孤儿院远在一个偏僻的山区,周围都是树林。她和孤儿院的其他孩子不同,那些孩子都被分在一个个小群体中玩耍、吃饭、上课,她单独被一名女性教导,学习也是她一个人,她很想和其他孩子一样在一起游戏,可是都被她的"老师"阻止了。有一次,她实在按耐不住,偷偷混进那群孩子当中,这一回,她体会到和别人相处的感觉,也是唯一的一次,她有了笑容。可最后,她被她的'老师'发现了,惩罚是免不了的,自此,她的'老师'的一句话深深的烙在她的脑海中——你和他们不同。

        艾琳娜也问过她的'老师':所有同伴里,和自己一样的还有别人吗?答案是:有。

        在艾琳娜房间窗户对面一棵树的花开了5次后,她就被人带走了,进入了军队。在离开的那天,在孤儿院的门口有几辆黑色的车以及几个黑色着装的大人。傍晚了,其他孩子都被老师带回房子里,自己和将要被带走的孩子站在门口。一个身材魁梧的人来到他们跟前,和他们身后的'老师'交谈,随后,自己的老师对自己说'跟着他们去',艾琳娜也就这样上了黑色的车。她坐在车辆后方的车厢内,旁边有拿着武器的人,这些武器在上课的时候她看过,都是目前最新造出来的,危险性很大,整个车厢阴暗,看不到外面路经什么地方,一路的颠簸后,她被带下车,来到一扇有电网密布的铁门外,再后来就是每天的授课训练,从最能力最低等的士兵变成一名上将。正是在这里的训练,她知道了自己是一名Alpha,无论在耐力承受力还是领导能力都高人一等,她意识到当初在孤儿院的'老师'说自己与别人不同,也许指的就是这个…至于自己怎么当上首领的,应该是杰出的功绩…也有人的刻意而为。

        亚恒现在正在艾琳娜的办公室里处理这几天留给他的工作,连同自己没有完成的工作也一并处理。这时候正直基地年中季度各项指标汇总上报的时期,平时都由自己收集整理后再拿给自己的上司艾琳娜看的,可像这样的情况自己也快承包了工作的60%。他叹了口气,这个助理的头衔也不是那么轻易拿下的,好在从上报的情况来看,基地在正常的运作,唯一不足的是士兵考核的成绩高低起伏大,这让艾琳娜见到岂不是要那些人收拾东西走人,或者是无休止的魔鬼训练,两者总要选其一。

       “别在那里站着了,不累?”亚恒边看着报告边说。

        “我以为你做这个助理做久了,眼睛不好使了。”一个穿着军服的黑发男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在她的手下里’处理日常工作’的人里,你不是最爱神出鬼没的?盖文。”亚恒把一部分重要的需要艾琳娜过目的报告发了过去。

        “说的好像你不是一样?”盖文走到亚恒办公桌前的靠椅翘起二郎腿的坐着,亚恒没反驳。

         [有情况?]亚恒看了盖文一眼。

         [上次和B国交集的那个将领有活动]盖文回给亚恒一个眼神。

          “可你总比那个倒霉将军好。”盖文说。

         “你说什么,那个碰一脸灰的将军?他回去后不是因为没有办成事被他的上司剥夺军衔流放边境了?他们的国王可是没给他什么好脸色。”亚恒故作大声说,毕竟他惹到了艾琳娜,这样的下场是早已预料。

          “那个人是不识好歹”盖文也大声地回亚恒的话

          [没错,但是有人找到了他,他的身份在B国被清除了,新身份我们还在查,我们只知道找他的人来自哪。]盖文把情况告诉了亚恒。

          [哪?]亚恒皱眉。

          盖文从亚恒面前一堆文件中随意抽出一张纸,顺手拿笔写了几笔递给亚恒看了一眼后立即撕了。“你看看这支钢笔劣质成这样,字也写不清楚,毁了那么好的纸”。亚恒的神情瞬间严肃下来。“不如你给我换一支新的?”,亚恒假装打了一个哈欠。[我会告诉她,你和其他人继续追查]

         [是]盖文把双手撑在桌面上,装作站起。

       “你慢慢加班吧,助理,钢笔我会给您配备到位的。”盖文摆摆手离开了。

         亚恒当艾琳娜手下不是一两天的事,她的其余的手下都在暗地里活动,而他则伪装成一个普通的助理在她的周围替她处理事情。可是基地这个地方表面上是由艾琳娜在指挥,实际上她每一个发号施令都有人在“看”着,这也是盖文在写了文字之后撕了的原因,他们无法预测在这个办公室的哪个角落被人安装着微小的监视器。像这样“装模作样”艾琳娜已经从当上上将时演到现在,亚恒也在跟着演:

        亚恒是第一个跟随艾琳娜的。他的分化是Beta,和其他普通男性Beta一样,在那个连他们也不知道的地方比艾琳娜更早进去接受训练,他们表面打着为国家安全而训练,实则只是为了国王的位置增加一块基石。艾琳娜经常不去参加训练的传闻在那时是出了名的,但是在每次的统一考核中她都能取得首位。在一次一对一Alpha和Beta的素质科考中,他抽到的对手是艾琳娜,身边的伙伴都在替自己“自豪”。亚恒当时心里明白,这样的科考,只不过会徒增那些Alpha的优越感和Beta的失败感,明摆着Alpha和Beta的能力不能相提并论。可一旦考官一声令下,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亚恒还记得他看着对面艾琳娜双手抱臂的样子,他手心里都是汗,想想他之前和别的Alpha格斗的结局,这次估计也不例外。

       “别站着,让我看看你的实力”艾琳娜这样说。

亚恒知道,最后艾琳娜已经给足了面子,尽管他使尽所有招数仍旧惨败,最后当考官走到他们面前询问结果时,亚恒仿佛在等着最后的“判决”。

      “他合格了”

———————————————————————————



【文/ABO】至爱

阅读指南:|  |  两个竖线内的内容为梦境

—————————————————————————————

16.

   “刚才那位,应该是你的未婚妻?可以这样说吧?”

   艾琳娜沉默。

  “不想承认也没关系,反正那位小姐对你挺不错的,我看的出来”

“你不在Z国来这里干什么?我的命令,亚恒应该告诉你了。”

“来看看我们的首领大人是否安好?这个理由充分吗?”辛西娅抬了抬她的眼镜框。

“如果你只想来调侃我的话,你可以走了。”

“不,纯粹是题外话,你之前要我研究的东西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只差....”辛西娅欲言又止。

“差什么?”

“咔嗒.....”病房门打开,莎莉丝特端着药盘正准备走进来。

“那么,我就走了,你好好养伤。”辛西娅起身说道。

“你不多坐一会儿?可以和艾琳娜多聊聊”莎莉丝特挽留道。

“不了,谢谢”,“对了,首领,就算我是Beta,我也可以随时把您的未婚妻抢过来。”辛西娅得意的说。

艾琳娜没有反驳,莎莉丝特尴尬地笑了笑,辛西娅关上了病房的门。

“差相似度最高的‘极品’”辛西娅嘴角微微上扬。

下午,天空迅速“变脸”,下起了大雨,病房的玻璃窗被雨滴布满,模糊的只能看到外面暗黑的颜色,也正好是这场雨,中断了连续高温的日子。自从吃过午饭后,莎莉丝特就抬了两只板凳坐到靠到窗户一旁坐着看一本封面为灰色的书,期间拿笔书写,另一只板凳上则放着一个装有切好的苹果的小盘子,当然,艾琳娜也有份,不过变成了水煮苹果。

一个下午了,莎莉丝特几乎没有怎么动过,坐在床上看终端看到无聊甚至烦躁的艾琳娜把终端关了,这是她第三次关闭终端,前两次关了觉得无聊又开了看那些军事奇闻社会八卦。原来自打踏进基地的第一步起,整天的时间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现在没事可做反而不习惯了,索性就一直盯着天花板,试图集中精神思考一些事情,她发现,她的记忆没有之前的好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打在窗户发出沉闷的声响,让艾琳娜联想到在飞行器里听到追踪弹打到飞行器上的声音。她想想一些事情,因为在她的大脑里有一块非常大的空白区域,尽管她曾根据残存的记忆去实际的场景试图寻找,但仍然无法想起。过长时间去看终端,让她的眼睛有了酸涩的感觉,在艾琳娜闭上眼睛之前,恍惚间,她记起了一些东西。

“艾琳娜?.....艾琳娜?!”艾琳娜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声音很熟悉,她费力的半睁着眼,又合起沉重的眼皮。

“医生!!!”莎莉丝特赶紧跑出了病房。

(B国边境)

在边境荒凉的贫民区街道角落,身着破烂衣裳的男人低头坐在那里。他很饥饿,在这个几乎都要和老鼠抢东西的边境地区,他待了不知多长时间,现在连喝水的问题都难以解决。

一个黑色的暗影遮住了他前方的光亮。“和我合作怎么样?”

那人搭在双腿上的充满茧子的手动了一下,他忘了,别在腰间的剑在被逐出时没收了。残忍,他嘲讽。

“你在犹豫?”影子的主人说道。“我们似乎有些相同的经历,或许我们可以从对方得到好处…”

“你眼瞎了?我现在这样,和我交易,你只会吃亏吧?”男人说。

“不,方法很多,现在只需要你…?”

男人不语。耳边有很多种声音。

“我不勉强”黑影说完就离开了。

“等等……我要怎么做?”无论如何,离开这个地方,才是目前最重要的,男人这样想。

(Z国某地地下)

   “不久时间该到了,'新'的做好了吗?”一个短发的人说。

   “做好了,正在进行最后的内容确认和转码导出,以防出错。”人员A回答道。

   “趁着'她'还在我们能控制的区域内赶紧进行更换,不能让'她'有了主导自身的能力,'她'现在的躯体能容下的东西快到负荷了,如果培养多年的东西中途失败,那就可惜了。”

“可是有些数据我们人员很难收集到,那该怎么办?”人员A问。

“没关系,我会让'一部分人'给'她'进行引导的,你去工作吧。”

“是”人员A转身继续回到自己的电脑前。

从刚刚得到的消息来说,情况有点不妙啊…路人插足的现象真的让人烦恼…但是,依据时间来看,暂时替用的芯片已经替换上了…还是有点棘手…短发人抬了抬她的眼镜。

    “滴…滴…滴…”电线缆错综复杂的放在地板上,挂在半空,连接着一台主屏电脑和其他几台小型的电脑,电脑显示屏上密密麻麻排列着许多不断运作变化的字母。整个空间阴暗潮湿,但电线缆没有受到一点影响。顺着地板和墙壁上的水渍,可以发现其源头是几个大小不一的胶囊型器皿,里面只有充满'记忆'的物质,不断植入它的核心——一个微乎其微的芯片。

    整个地下,像这样的空间有数十个,全部的信息,经过人员的采集综合,删除重复增新的内容,全部的全部将会汇总到一个地方…

    (医院)

     夜晚,病房内只留着一盏床头灯亮着,亮度温和。

     |你好…我是…基地的…今天起…我是您的队伍的一名指挥员…请多多指教|

     |抱歉…我想您的饮食习惯我觉得十分不妥…所以…这是|

     |我…喜欢你|

     |这时候我们两个必须有一个活着!!!!!!!…|

     艾琳娜在梦境中被洪水淹没,猛地醒了过来。

     她花了很长时间她区分现实和梦境:我在医院,没错;我因为在国际联合作战中受伤而住院,没错……她看了看自己缠着绷带的手,没错…我在医院…

     艾琳娜松了口气,现在是晚上了,身体没有下午那时候难受。她瞥眼看见趴在病床边睡着的莎莉斯特,浅黄的灯光打在她的银色头发上,omega保护颈带削减后的味道淡淡的分布在病房内。艾琳娜注意到了放在病床柜上的小文件袋,她伸手拿了过来,没有被拆封过。她小心翼翼地尽量不弄出生地拆开文件袋,拿出里面的几张附有文字的纸,仔细确认后她拿终端发给亚恒信息:“很好,把相关准备手续弄好就可以了。”

    她把纸张收了回去,病房里的时钟在哒哒作响。

   “你和她很像…但你不是…”

———————————TBC——————————————

这次是ibrs

p站:skato_yunika

(刚刚注册p站有些操作弄不清,就先注明自己的ID)

Q:好喜欢太太问答区初音的表情包:D我可以拿去玩吗

可以(´∀`*),贴吧有几个大佬弄的表情包集合帖,感兴趣的话你可以看看,我只是个搬运工hhh

【文】重生之祈盼 IXB

31.重围

        BGS,STR和黑岩被一群黑衣的士兵逼到悬崖边上,在没有退路的境况下,三人停止了后退的脚步,松散的石头顺着悬崖滚落。STR无法容忍处于这样被动的局面,拿起武器,俯冲向前半侧身将一名黑衣士兵撂倒,接着用消音枪朝着士兵开枪。黑岩和BGS互对视一眼后迅速从两边突击,黑岩长腿一扫,打落了士兵手中的武器,接着转过身来到士兵身后,用短刀刺进士兵的脖子,BGS没有采用近身格斗,直接用子弹消灭士兵。但人数超乎了三人的预料,在几番进攻后,就显得有些筋疲力尽,手中的子弹也将耗尽,只剩下黑岩的配枪中还剩下几枚子弹,再者只有军备短刀。黑衣士兵看着三个人不再进攻就上前把他们团团围住。

   “BGS,怎么办,我们两个的一世英名就要毁了,这次还带上一个刚晋级的上将”STR似乎开玩笑的用手肘顶了顶BGS。

   “怎么会,生路是闯出来的,带好这名上将”BGS红色的眼瞳中充满攻击性的气息,散发出的Alpha信息素让士兵有些后退。因为BGS的信息素带给黑岩的压迫感影响不大,可在黑岩还没有理解来这两人的话的具体含义时,BGS就率先冲了出去,黑岩也想跟着去,但被STR一把抓了回来。

   “你跟着我,她可以解决”STR从装备中拿出自己的备用武器。“看准了,等下BGS在吸引敌人的时候,尽量找到人少的地方突围。”

   “是”黑岩心里认为可能这是两人的计划,但等黑岩和STR冲出来的时候,BGS还在包围圈中,且包围圈越来越小的情况下,BGS要想冲出来就很难了。

   “喂!!”STR刚转过头就发现黑岩又向BGS的方向冲过去。“啧,再还要回去一趟”STR也紧跟了上去。无奈的是,敌人的包围圈难以在突破一个入口,黑岩反折回来因天色黑暗也只看到一群黑压压的人。BGS将军还在包围圈内,必须营救,黑岩想到。借着BGS明显的黑红色发色,黑岩找到了一处包围松懈的地方,她握紧消音枪冲了上去。

  “!!!危险”BGS在面对自己眼前的敌人用余光看到黑岩冲进来的方向的身后一把在黑暗中反射出银色的刀正朝着黑岩刺去。BGS放弃了她这边的自卫,瞄准拿着刀的敌人开了一枪,索性百分百的击中了,但是她却挨了一击,乘着BGS注意力分散,多个敌人加大了进攻力度,红色的血在BGS的军装上扩散开,并一滴滴的滴在地上。

   “服从命令,黑岩上将”STR找到了黑岩,这次,她牢牢的拉住黑岩,不给她再挣脱的机会。“我们不能让BGS将军一人独自战斗!”黑岩说道。“我说过,她能自己解决,你不相信一个高级将领的能力吗?走吧,快!!”STR没在说下去,黑岩也觉得自己应该相信BGS的能力。没有辩驳,黑岩和STR离开了那个地方。

-----------------------------TBC-------------------------------------------


【文/ABO】至爱

15.照料②

          艾琳娜醒来是两天后的事情了,在病床旁边趴着睡着的莎莉斯特感受到艾琳娜的手动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到艾琳娜缓缓睁开了眼睛就赶快去告诉了医生,医生来看了后表示艾琳娜因为军人的体质所以恢复的不错,接下来几天不出意外可以更换药的用量。

       “谢谢医生”莎莉斯特道谢并送医生离开。

          艾琳娜望着病房的天花板,白天的光线有些刺眼,耳边是氧气机运作的滴滴声,全身估计是被用绷带绑住了,毕竟她好不容易从那架报废的飞行器死里逃生。早知道就多用几颗导弹打穿那些人,一伙叛徒,艾琳娜想。

       “艾琳娜,感觉好点了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莎莉斯特回到病房来到床边问。

       “无碍”艾琳娜说。

        “那好,你不舒服或者需要什么和我说,我在旁边陪着你”莎莉斯特坐在一旁,她心里的悬着的石头落了地,艾琳娜醒来了,不管怎样,只要她没事就好。

        “麻烦收起你的信息素,味道太浓了”

        “抱歉”莎莉斯特自动地坐的远了,她忘了,她的特殊期(FQ)还没有完全过去,脖子上的保护颈带很难完全掩盖这时候的omega信息素。

           于是,气氛就这样冷了下来。

           傍晚,亚恒被艾琳娜叫了过来。

        “那些人处理了吗?”艾琳娜问

       “您不关心自己,关心您的伴侣,问我那些人,您在想什么呢?”亚恒反问,“您知不知道莎莉斯特小姐.......”

         “我问的是,那些人怎么样了?别和我说这些有的没的。”艾琳娜打断了亚恒。

        “如您所愿,死了…”

        “咔……”这时,莎莉斯特拿着晚饭走进来,亚恒和艾琳娜看着莎莉斯特,“不好意思,我是不是…”

        “出去……”艾琳娜说

        “我……”

        “出去…我不想再说最后一遍…”

        “对不起,你们谈好了,告诉我再进来…”莎莉斯特把保温壶放到床头柜上就离开了病房。

        “首领…”亚恒想纠正他的上司的作风。

       “说正事……”

       “借着这次机会虽然除去了一些人,但是被调包了……”亚恒道。

        “追下去,跟着上次小队维护的那次,再找…除的越干净越好…”,“基地里的事传来终端,我要看,顺便帮我办件事”艾琳娜觉得先把这件事预先办好才行。

        “是……”亚恒回道。

           因为在这次援救A国中尉的行动中艾琳娜受伤,所以A国听闻后就派人前来慰问,从早到傍晚,来探望艾琳娜的人陆陆续续,堆积在一旁的礼品可以说是一座小山,从病房的一角到另一角。艾琳娜被Z国国王追加了特等军衔。

         来的人除了Alpha就是Beta,莎莉丝特是omega,Beta对她不会造成影响,但是Alpha就不一定了。在来Z国之前,负责为她“医治”的医生提醒过她,不能在Alpha聚集的地方,这会影响她的恢复或者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当有人来的时候,她只好在病房外甚至是远离病房到医院楼顶的天台回避。

     “艾琳娜的家属跟我去拿一下病人的药”医生走进来说。

     “好”莎莉丝特听到后走出病房,但是她刚打开病房门,就看到一位戴着眼镜墨绿色短发的女性。

     “请问艾琳娜首领的病房是这里吗?”那位女性问道。

      “是的,你是来看望艾琳娜的吧?”

       “对”那位女性微笑地回到。

       “她在里面,我去帮她拿药,失陪了”莎莉丝特说完就赶紧朝着医生的办公室走去。

---------------------------TBC---------------------------------------------


网课偷偷画了个黑岩

(*๓´╰╯`๓)♡